无错小说网 www.wcxsw.net,最快更新八十年代嫁恶霸最新章节!

    第90章

    彩虹桥手工作坊门口的阳棚没拆,之前摆好的长桌前增设了三个一米五左右的木栅栏当分割线,简单地设置了两个排队领号的窗口。

    叶婉清和周蓉一人坐在桌子的一边,给前来排队应聘的人发放号码牌。

    这次叶婉清设计的号码牌一组两百个,按照1—1,2—1……1—2,2—2……这样的顺序往下排,一共准备了有五套。

    之前她的野心没有那么大,以为这两天满打满算能有一千个人来应聘就了不起了,却没想到短短两个小时就发出去了三套号码牌……

    失策了,叶婉清觉得她又一次低估了自己,不,工作所散发的工资福利的魅力。

    不过这样的话,她又能上一次新闻了。

    还是大新闻!

    抽空看了一眼不远处时不时拍两张现场照片,时不时采访一下应聘者,忙得不亦乐乎的程颐,叶婉清唇角微翘,扬开淡淡的笑容。

    女工招聘进展得还算顺利。

    有张闯带人维持秩序,这时候的人们也很有集体精神,并没有插队等情况出现,排队排得井然有序。这对叶婉清和周蓉的工作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叶婉清在发放号码牌之后,还会让应聘者在序号后面加上自己的名字,这样一来又一次增加了区分度。

    并且这样排序的话,一下就能找到对应的人,不容易乱,监考官记录起来也容易。

    被叶婉清交代了当监考官的任务,富源村里的妇女们开心得不行,一个个跟要过年似的,把自己最好的衣服给穿上了。脸上带着藏不住的笑,开始考核之后精神抖擞的在工作区走来走去。

    叶婉清给了她们一个权力,让她们监考和发现不错的苗子,她们觉得自己使命重大。

    不用叶婉清多交代,她们每个人都很尽职尽责,睁大眼睛在考场里转来转去,盯着哪里有技术不错的好苗子,看到一个就记在纸上。

    ……

    截止到上午十一点半,手工作坊一共只开展了三场考核。

    虽然每场考核时间只有十分钟,但组织每次两百人进场出场,把每个人做好的成品打包都需要时间,这就无形中增大了时间长度。

    再说,叶婉清也不想把时间弄得那么紧张。

    她打算下午也只安排两场考核,手里的号码牌发完之后,再有报名者过来,她就说今天的考核名额已经满了,请她们明天尽早来。

    也提前强调了,16号也就是明天的考核也是最多一千个名额,一共只安排五场考试。

    两天考核期过后,入选名单会在18号的湘南日报上公布,入选者19号就可以到彩虹桥来上班,当月工资按照天数发。

    为免有人不知道,也节约一点时间成本,叶婉清让人事管理部的王桥写了一张公告贴在作坊院墙上,让来来往往的人都能看到。

    结束了上午的考核,叶婉清一回家,吃过饭就瘫倒在了床上。

    戈渊从外面忙完回来,顾不上吃饭,一进院子就到房间里找自家小娘们儿。结果见她软骨头一般瘫在床上,像是捞也捞不起来的样子,顿时没忍住笑出声。

    叶婉清被嘲笑了,艰难地转动了一下脖子,扭头不服气地瞪他:“你笑什么?”

    这男人总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可她做不到呀!

    她这两天老是觉得累。

    “怎么成这样了?”戈渊大马金刀地在床沿处坐下,伸手在她肩膀上捏了一把,“给你按按,会不会舒服点儿?”

    “唔……”叶婉清像是一只被人抠抠下巴的猫儿,舒服地眯起眼睛,还懒懒地指挥,“用力一点,没吃饱饭吗?”

    “……”戈渊,“那是真还没吃饭。”

    叶婉清:“……”

    “吃饭不着急,我先给你按按。早上你起来那么早,上午又忙活了一上午,给你按按,你中午好休息会儿。”

    “……你还会按摩呢?”

    戈渊一扬眉,有些得意:“以前打架打得多,哪里不舒服就给自己按按给别人按按,久而久之就会了点儿……猴子他们还说我这手技术不错,以后能靠这个吃饭。”

    “唔……”叶婉清迷迷糊糊应了一声。

    她对戈渊说别按了,快去吃饭,可脑子里盘旋过这个念头之后突然又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把话说出来,还是只在脑子里想了。

    挣扎了一下,她的意识慢慢模糊,在戈渊或轻或重的按捏中睡了过去。

    因为是趴在睡的,又睡得太死,她还轻轻地打起了小呼噜,吹得颊边的发丝不时飞起。

    戈渊脱了鞋子,直接上了床。

    给人把肩膀和手臂捏了捏,又给她松了松腰椎和腿部……按着按着,他忽地深深吐出一口气,把脑海里那些绮丽心思都给按捺下去。

    小娘们儿累成这样子,他还想那些有的没的,不是太禽兽了吗?

    冷静,冷静!

    现在他就是一根按摩锤。

    ……

    叶婉清不知道戈渊什么时候离开房间的,她被捏得很舒服,浑身松快,疲惫仿佛都被驱散,饱饱地睡了一个好觉。

    一觉起来,又恢复了饱满的精神。

    只是等她去找戈渊的时候,发现戈渊又已经离开了,中午回来好像只是为了见她一面。

    “钟老,你知道戈渊最近在干什么吗?”叶婉清倒茶的时候,钟老刚好也到厨房来加开水,她有些不解地问出口。

    这一次戈渊回来之后就整天在外面跑,她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问他吧,他还装神秘。

    老钟也不是很清楚:“那臭小子总是神神秘秘的,你问不出来就别给他开门,他就老实招了。”

    叶婉清忍俊不禁:“要是戈渊听到了,指不定又要说你欺负他。”

    “嘿……”老钟也笑,“我就是欺负他了,谁叫他非要给我养老的?”

    叶婉清抿唇,没说话。

    看着老钟洋洋得意地走出厨房,她眼中盈满了笑意。

    顶着中午的热辣辣的大太阳,叶婉清在两点前赶到新建厂房。

    天气炎热,厂房这边又没有一点绿树能遮阴,叶婉清到厂房的时候,发现很多人已经到了。她们都是在大太阳下面站着,被晒得脸颊发红,汗流浃背。

    这样可不行,叶婉清立刻喊来王桥。

    “王桥,你招呼一下,让准备考试的应聘者都去厂房二楼休息休息吧。楼上虽然没有坐的地方,但也比站在大太阳下面晒着要好。”

    “行!”王桥大声应答。

    两人的对话被一些前来应聘的人听到了,不由得露出喜色。

    大太阳真是晒得人难受,要是能有个地方躲一躲,那可太好了。

    叶婉清交代完王桥,又让张闯注意着组织一下接下来的考试,自己则准备去买一些藿香正气水,再叫人准备饮用水过来,免得让人中暑。

    还好叶婉清反应快,下午还真有一个人不舒服,及时喝下藿香正气水又缓了缓,这才没有出现严重的中暑症状。

    除此之外,这一天倒是都顺顺利利的,没出别的意外了。

    ……

    晚上叶婉清没什么胃口吃饭,于是下厨做了一大盘子凉面,带着点醋的酸味,又辣辣的很是开心,家里几个人分着吃了,一个个也吃得满足。

    叶婉清之前买了几包白凉粉,原本就打算夏天的时候做成点心吃的。

    这种东西做好之后跟软软的果冻口感很像,用井水冰镇一下之后吃,能从嘴里凉到胃里,可以说是浑身舒爽。

    白天在太阳下晒了不少时间,叶婉清觉得身体里的热气顽固地难以散去,需要吃点消暑的东西,突然就想到了这个。

    “有人想吃白凉粉吗?”叶婉清问。

    “我要,我要!”戈悦第一个举手,大大的眼睛期待地看着叶婉清,“美美嫂嫂,你等会儿给我多装一点哦,我要分点甜甜吃。”

    戈悦现在跟周甜关系很好,把人当妹妹看,吃什么都记得周甜一份。

    “行啊。”叶婉清笑着点头。

    其他人听到有白凉粉吃,也都表示期待。吃完辣的再来一点甜的,多舒服。特别是戈渊,好奇叶婉清连这个都会做,非要跟在她身后转,看她是怎么弄的。

    叶婉清的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响应,立刻兴致冲冲地行动起来。

    见戈渊真一心一意跟着,她无奈道:“其实做白凉粉很简单的,我是买的现成的粉子做,一点也不麻烦。要是买凉粉籽自己回家搓凉粉的话,那才是真的麻烦,因为费的工序多。”

    言下之意,你就别好奇了,好好去外面坐着休息休息更舒服。

    戈渊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低头在她脸上重重亲了一口,一点也没有出去的打算:“傻女人,你真以为我对这凉粉好奇?我就是想陪陪你。”

    叶婉清:“……”

    戈渊理直气壮:“这几天你忙我也忙,我得争分夺秒地跟你腻在一块儿,不然我浑身不舒服!”不过,要是他现在办的事情顺利的话,以后就不会跟之前一样聚少离多了。

    “行吧。”叶婉清道。

    低头笑了笑,她由着他去了。

    在厨房里忙活儿的时候,有个人陪着也挺好。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