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www.wcxsw.net,最快更新光荣时代最新章节!

    第十三章

    电车厂值夜班的两个工人拿着手电筒在巡查时发现后院的仓库中有亮光,于是两人握紧手里的棍子,悄悄地走了过去。仓库的大门是很粗的铁栅栏门,栅栏的缝隙很小,连一条小狗都钻不过去。两人透过栅栏门往里面看去。

    在手电筒的照耀下,两人看到仓库的空地上,站着一个旗人装束的红衣小女孩。小女孩脸色惨白,嘴上都是鲜血,看到两人后她面目狰狞地冲着他们大笑。

    看到这一幕,两个工人吓得魂飞魄散,大喊着“啊——鬼,鬼啊!”,踉跄着冲出了仓库大门,不过却看到了更恐怖的一幕:红衣小女孩在空中飘着,阴恻恻地喊道“冤哪……”

    两名工人吓得撒腿再跑,一抬眼,却发现红衣小女孩又出现在他俩的面前,冷冷地看着他们。在红衣女孩冰冷的目光中,两人吓得昏了过去。

    郝平川带着一队人,急匆匆地赶到电车厂。

    电车厂的大火刚刚被扑灭,现场一片狼藉,全被破坏了。

    见状,郝平川立刻指挥公安人员在仓库起火点附近拉起了警戒线。

    电车厂的周厂长看着眼前的惨状,一边哭一边向郝平川介绍情况:“完了完了,一百多间房子,几十辆电车……全完了。这可怎么得了啊!”

    郝平川皱着眉头问道:“昨天晚上谁值班?”

    周厂长抽了抽鼻子,唉声叹气道:“值班的一共四个人,前面两个后面两个。都在值班室等候处理呢。”

    闻言,郝平川立刻安排齐拉拉等人勘查现场。他跟厂长来到了值班室,准备了解情况。这时,齐拉拉跑来报告:“首长来了!”

    听到首长也到了现场,郝平川和齐拉拉赶紧跑到大门口准备迎接。远远地看到一纵车队,郝平川立刻大喊:“敬礼!”

    现场的警卫随着口令齐刷刷地立正敬礼。

    公安局会议室内,罗勇一脸阴云地坐在办公桌的一头,站在他两侧的是郝平川和白玲等人。

    罗勇一脸严肃:“首长说了,一群官僚主义者!火着了车烧了天亮了,问谁谁不知道。出了事故国民党上海市市长吴铁城都会亲自去现场,难道我们还不如国民党吗?首长专门作了指示:‘今后北平发生重大事故,公安局局长、处长以上的干部都要到现场调查情况、处理问题。’”

    罗勇用眼睛扫了扫众人,说道:“首长说了限期破案,我可是和领导拍了胸脯。十天,破不了案,我回家种白薯去。你们折腾这么长时间了,有什么要说的吗?”

    郝平川挠了挠头,犹疑着说道:“我们询问了电车厂当晚的值班员,在后院巡逻的两个值班员声称看到了女鬼。”

    罗勇当即嗤笑一声:“哈,还真有个花样啊。鬼,哪儿来的鬼?就是那个什么贝子家丢了的小姑娘?叫什么来着?”

    白玲在一旁赶紧说道:“那惠兰。大家都叫她兰格格。”

    罗勇轻哼一声,冷冷地说道:“她的尸体从电车厂的后院挖出来了。所以,就闹了鬼了?同志们,我们是共产党员,是唯物主义者,绝不能相信这些怪力乱神!”

    郝平川在一旁嗫嚅道:“但是……电车厂的员工很多人都相信,说是兰格格因为被动了坟,在阴间就像是被拆了房子,所以出来放火报复……”

    “荒唐透顶!”罗勇一拍桌子,“什么闹鬼,闹什么鬼,闹的是人。电车厂的人信,你们是不是也跟着信,啊?!说说你们的勘查结果!”

    白玲冷静地说:“现场发现了三处燃点,都在靠近西北方向的那几间厂房,那里的水泥地面上有一处浴盆大小的黑色焦块,地面都烧得裂开了,与别处的地面明显不同。那三处都是用于存放润滑油、回丝、木料等易燃杂物的地方,火一燃起,立即形成巨大的火源,昨天晚上正刮大风,所以火势迅速蔓延至别处,最终酿成特大火灾。鉴于这三点情况,初步可以认定这是一起有预谋、有具体准备的纵火案件。”

    郝平川看着脸色不好的罗勇,似乎想挽回自己的形象。他清了清嗓子,说道:“我们对电车厂进行了一次大排查。电车厂的人员结构非常复杂,该厂解放前参加敌特组织以及政治上不清白的分子共有二十一人,其中有十三人加入过国民党,三人参加过国民党中统特务组织,两人参加过军统,两人当过汉奸,一人是反动会道门组织‘一贯道’的小头目。北平解放后,其中有四人被人民政府逮捕法办,两人已经病亡,一人已经离开电车厂回家养老,剩下的十四人在北平解放时均已向人民政府登记。”

    罗勇看着现场的人,义正辞严地说道:“庙小妖风大。甭管是妖是鬼,是牛魔王还是白骨精,十天之内,都给我打出原形!”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对了,郑朝阳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郑朝阳的名字,现场的人顿时相视一愣。

    禁闭室里,郑朝阳在屋里转圈锻炼身体。

    这时,警卫来通知在郑朝阳隔壁关着的冼怡回家。谁承想,冼怡就认准了郑朝阳,非要陪着死活不走。郑朝阳看着冼怡,故作严肃地说道:“不要胡闹,你在这儿帮不了我。”

    听郑朝阳这么说,冼怡才同意回去。临走前,她还嘱咐郑朝阳:“朝阳哥,你别着急!我回去和我爸说,就是把北平城翻过来也要把陷害你的人找出来!”

    郑朝阳看着冼怡微微一笑。

    冼怡走后,郑朝阳有些好奇地问警卫:“昨晚我在这儿看到远处好大的火,外边出什么事了?”

    “电车厂着大火,烧了好几十辆电车,房子烧塌了一大片。听说——”警卫环顾一下四周,突然压低了声音,“是女鬼放火,还是个小女鬼。郝组长他们正在查呢。”

    听到“女鬼”二字,郑朝阳冷笑一声:“不是特务破坏?还女鬼放火?搞什么名堂!我要见白玲白组长,快去通知!”

    警卫瞥了郑朝阳一眼,悻悻离去。

    与此同时,秦招娣已经到火神庙找到“姨妈”:“我刚发现,他其实是保密局的特务。我看到委任状了,还有电台,他是保密局北平桃园行动组的外勤。”

    “姨妈”正在喝水,听到招娣的话,手中的水杯顿了一顿,然后又喝了一口:“那,他知道你吗?”

    秦招娣摇摇头:“他不知道。我用的是一个丫头的身份。这个丫头的身份是真的,不会有岔子。”

    “姨妈”冷笑一声:“你尚春芝是什么人啊。中统保定行动组组长的头衔是白来的吗?如果有什么事能难倒你,也只能是自家男人的事。其实你知道该怎么办。你到我这儿只是想得个答复。好吧,要我说,干掉他,然后远走高飞。”

    秦招娣略显紧张地抱紧双肩,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他是我男人。”

    “姨妈”冷眼看着秦招娣:“但这个男人随时会要你的命。而且,他真的不知道你是谁吗?如果知道,那他干吗要接近你?他有什么企图?如果他不知道你的身份,将来他自己要是暴露了,你也一样完蛋。所以,干掉他!”

    秦招娣还是显得犹豫不决。“姨妈”见状,慢慢地走近了她,笑着诱导道:“你外面是秦招娣,可里面,还是尚春芝。”说着,她突然出手去摘秦招娣头上的发簪。秦招娣没有多想,立刻用极快的速度抓住了“姨妈”的手。

    两人四目相对。

    “姨妈”冷冷道:“离开北平。”

    公安局会议室,白玲、郝平川、多门、齐拉拉和宗向方正在研究案情。

    郝平川率先说道:“关键是,库房的门锁并没有被破坏,窗户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那么纵火者究竟是怎么进去的?这确实是个疑问。”

    宗向方说道:“仓库的门锁是德国造的,从锁的钢材到构造,都非常坚固。库房的钥匙只有一把,在厂长身上。厂长当晚一直在家里,没出门,也没有跟外人接触。”

    齐拉拉想到了什么:“会不会有人偷偷配了钥匙?”

    宗向方摇了摇头:“根据巡夜人员耿三的描述,他们到达现场的时候,门锁是挂在门上锁好的。如果是配了钥匙开的门,需要从里面把门锁上,但我们试验过,根本做不到。所以,可以排除配钥匙开门的可能。”

    多门说道:“有一点,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我和耿三住街坊,对他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这是个憨人,直肠子,不会说瞎话。他赌咒发誓和我说他确实看到女鬼了,而且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说罢,多门拿出一张图贴在黑板上——一张位置图。

    这时,三儿溜进来在白玲的耳边轻声地说了几句,白玲皱着眉头,不动声色地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三儿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多门自顾自地说道:“瞧见没,库房铁栅栏门离起火点,也就是女鬼站的地方,是二十五米。离库房大门是十五米。库房大门离院门大概是五十米左右。耿三他们在不同的地方在不到十秒钟内连续三次撞见女鬼……”

    宗向方插嘴道:“多大哥,我觉得您还是先不用要女鬼名字的好。”

    多门嗤笑一声,显然对宗向方打断自己的行为有些不满:“那用什么,女孩儿?有跑这么快能穿墙还能在天上飘着的女孩儿吗,你见过吗?我是活了小五十岁,从来也没见过。”

    白玲摆了摆手,似乎并不想纠结所谓女鬼的称呼问题:“现场除了耿三他们看到的这个……这个……这个所谓的女鬼吧,还有没有别的发现,比如奇怪的人、脚印?”

    宗向方拿出一张照片:“有,我们在后院的院门附近发现一个脚印!”

    宗向方拿着脚印的照片说道:“我们检查过,这堵墙上有一处破损,平时用铁丝网堵着,从外面看不出来。但其实铁丝网已经腐蚀得很厉害。所以,知道这个缺口的应该是电车厂的内部职工。他从这里翻墙下来,留下了这个脚印。”

    多门皱着眉头看了看:“从鞋印上看,这是一双三接头的皮鞋,起码八成新。”

    郝平川点点头:“三接头的皮鞋,电车厂谁会穿这种皮鞋?据说很贵的。”

    多门说道:“厂里穿皮鞋的只有厂长和几个技术员,我查问过了。电车厂的会计王一本说见过一个绰号叫‘路路通’的维修工穿过三接头的皮鞋。”

    郝平川立刻说道:“马上去找这个路路通。”

    禁闭室里,郑朝阳依旧坐在桌子前看着一沓稿纸——上面写着两个字“自述”。他叹了口气,不禁回想起老姜、老侯、白玲的三人调查小组,还有那几次针对自己的审查:

    当时白玲、老侯和老姜坐在桌子一边,郑朝阳坐在桌子的另一边。老姜的面前摆着一份档案。

    郑朝阳解释道:“军统和中统都往警察系统安插自己的人,他们看中谁了就找谁谈话。中统的人当初是找过我,要吸收我。我也就这个事情向罗勇同志汇报了。”

    白玲面色清冷且严肃地说:“但是,罗勇同志说没收到你的汇报。”

    郑朝阳耐心解释道:“当时罗勇同志不在北平,是主管的副组长向青山同志接受的汇报。向青山同志认为我应该专注于警察系统内的情报工作,中统的线有别的同志在做,我们最好不要交叉。所以,我就没同意加入中统。他们为了了解我,准备了我的档案这很正常。”

    可白玲似乎并不相信他:“罗勇同志回到北平的时候,向青山同志已经牺牲了。所以,关于你向上级汇报的事情,没有人证明。而且,这个签名你怎么解释?”

    老姜在一旁补充道:“这档案的最后,是该人对所谈之事认同或不认同一栏。在‘认同’两字的下面,是郑朝阳的签字和名章。这等于说,你同意他们吸纳你为中统的情报员。”

    郑朝阳立刻正色道:“我没签过这份文件。”

    但他的冷静并没有打消几个人的怀疑。老侯说道:“郑朝阳,否认是没有用的。我们请笔迹专家验证过了,这就是你的亲笔签名!”

    郑朝阳无奈,只能继续说道:“请相信我,我确实没签署过这份文件。”

    老侯咄咄逼人:“杨凤刚为什么不杀你?你说的那两个帮你们的孩子我们没找到。”

    老姜突然说道:“你和冼怡这种不正常的关系有多久了?”

    老侯继续发问:“你第一次遇到段飞鹏的时候,身上中了很多刀,可几乎是毫发无损。而齐拉拉差点儿送命,要不是他宝贝似的弄了一个头层皮的套子装他的证件,他就死了。”

    这接二连三的发问让郑朝阳有些头大……

    正当他回想这些事情时,白玲来到了禁闭室,打断了郑朝阳的思绪。

    桌上放着一沓稿纸和笔墨,可稿纸是空白的。

    郑朝阳带着笑意看着白玲:“我叫你来,是希望你能让我参加电车厂火灾的调查。”

    白玲冷冷地说道:“不行。你的问题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按照组织程序是不能出去的。还有,现在很多留用警对你的事很关注,某种程度上,你代表了留用警的未来。”

    郑朝阳顿时张大了嘴巴,夸张地问道:“有这种事?!”

    白玲没有理会他:“你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马上把自己的事情说清楚……你也应该相信组织会给你一个合理的交代。”

    公安局办公室里,齐拉拉和三儿两人完美配合,趁老姜老侯去食堂打饭,溜进办公室,从桌上的材料堆里找到了燕大陈教授的笔迹鉴定书,装进口袋带出办公室,快速来到外面的小饭馆。宗向方和多门在这儿等着。

    齐拉拉从兜里拿出文件递给宗向方,多门接着把文件铺在桌子上看着陈教授的签名。片刻后,齐拉拉又溜进办公室把文件放好。

    郑朝山来到禁闭室,手里还拎着一个饭盒。他打开饭盒,里面是油汪汪的红烧肉。郑朝阳看着,顿时馋涎欲滴。郑朝山笑着说道:“吃吧,你嫂子特地给你做的。”

    郑朝阳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和郑朝山絮絮叨叨地聊着。

    郑朝山在一旁劝道:“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人就会有纷争,可能共产党不愿意承认,事实上,你们内部也是有宗派的。而你,不属于任何一个宗派。我觉得这才是你被审查的原因。君子不党,其祸无援。危难时刻,就没人能帮你了。”

    郑朝阳嘴里吃着红烧肉,含含糊糊道:“那你的意思呢?”

    郑朝山循循善诱道:“即便这次你洗清了自己,也会在身上留下记号。一个受过怀疑和审查的人,难免会有下一次。所以,我觉得,你还是早点脱离为好。”

    郑朝阳点点头:“嗯。”

    郑朝山见弟弟松口,不由得面露喜色:“两年前我曾经和莱比锡医院的费舍尔教授有过交往。我可以送你去他那里去留学。莱比锡的大学现在在东德境内,也算是社会主义阵营。”

    郑朝阳“咳”了一声:“我这个年龄了,还能学什么?再说,你怎么知道没人帮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