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www.wcxsw.net,最快更新小红楼最新章节!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小红楼》更多支持!敏妹妹的魂儿飘了回来,假意笑道:“毓姐姐你方才说些啥呢?我刚才打了个盹儿,做了个美美的梦,在梦中的花园子里头,捉着折扇儿扑蝴蝶来着,好漂亮的一双大蝴蝶!可惜扑了个空!不然就好捉住了给你也看看,真心是挺好看的两只大蝴蝶!”

    毓敏当然晓得她在作假。

    这不是薛宝钗的那梗吗?她这还是从她的记忆里头临时顺手借去的呢。

    那是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的剧情。

    文中写着:“这日未时交芒种节。自古风俗:凡交芒种节的这日,都要设摆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卸,花神退位,须要饯行。然闺中更兴这件风俗,所以大观园中之人都早起来了。那些女孩子们,或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的,或用绫锦纱罗叠成干旄旌幢的,都用彩线系了。每一颗树上,每一枝花上,都系了这些物事。满园里绣带飘颻,花枝招展,更兼这些人打扮得桃羞杏让,燕妒莺惭,一时也道不尽。”

    小时候毓敏是最喜欢这段刻画,“那些女孩子们,或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的,或用绫锦纱罗叠成干旄旌幢的。都用彩线系了。”毓敏家的那本红楼梦上,此处被毓敏拿2b中华铅笔仔细眉批着:“我也要花瓣儿编成的小轿小马!还要拿彩线系着!”

    其实,毓敏当初是批在哪里指望着被爸爸妈妈瞧见了。心中指不定怎样一喜,说不定便遂了她的愿心呢?

    可恨爸爸妈妈竟然没有翻看,又或者看了假装没有看见!

    后来,毓敏大了起来,儿时铅笔题写的眉批,渐渐淡去,心中不舍。便又新添了一遍墨迹,又再摹写了一回。这时候她已经是青春少女。惦记的已经不再是爸爸妈妈看见她的眉批,倒成了暗自盼着班里最帅的那个男生,有一天说不定找她借书。

    倘若最帅班草当真借了毓敏批注的红楼梦去,倘若留意到了毓敏儿时的眉批。说不定也是心头一热,果真来找她研讨着究竟怎样才能把花瓣儿都给编结成了各色精致小玩意儿,那可就美的很了!也不怕他不喜或者吐艳,反正这不过是毓敏儿时的涂鸦,也不怕被外人笑。

    紧接着,“每一颗树上,每一枝花上,都系了这些物事。满园里绣带飘颻,花枝招展”。毓敏依旧还是2b铅笔工工整整的小字眉批着:“树是什么树?花是什么花?是谁跟谁,一起玩过这样有趣的游戏?”

    这就是岁数更大之后所批的心声了,那时候她高中快要毕业。对中学时代的校草班草早已死心,却不知道大学时代将要遭遇怎样的他?女孩子终归是女孩子,怎肯写的那么直白,于是毓敏关心着树是什么树,花是什么花。其实,花非花。树非树,都是少女的闲情遐想。

    高中毕业暑假这年的毓敏已经不怎么冲动妄想了。害羞和自怯的心思,多过了墙头马上的奔放幻想。之前她曾经是盼着班草借阅她的藏书,班草终于是没有来借。后来,有人来借,毓敏倒不肯出借了。她开始珍惜这本儿时相伴到大的旧书,书里头盛着那么多的心事儿,怎肯轻易交给不了解的粗浊男子去作践了它。

    她担心老书被不懂爱惜的粗人粗枝大叶地随意毁损,再不肯出借自己的珍藏。于是,曾经多情幻想的心事,也就被锁在了书页之间。

    最后,“更兼这些人打扮得桃羞杏让,燕妒莺惭,一时也道不尽。”毓敏便在道不尽后头饶舌接嘴批道:“一时道不尽年少时光似水流,到头来诸般好梦都成空。”

    这时候她的心情已经开始变得宅了起来,一路不回头奔向吐槽贫嘴的方向。

    穿越过来有一桩恨事就是手边再也摸不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